梦想虽然简单,梦想虽然简单

实现创业梦想,这是一个用劳动创造梦想的时代,实现创业梦想,这是一个用劳动创造梦想的时代,罗家窑村成了县城扩张的主要土地来源,农场改名罗家窑村

图片 1

这是一个不奋斗不青春的时代,这是一个用劳动创造梦想的时代!在记者蹲点的湖北省团风县团风镇罗家窑村,年轻的农民工们也感受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澎湃力量。他们说,“梦想虽然简单,但我们正在努力。”“希望像大学生一样得到更多帮助,实现创业梦想。”

这是一个不奋斗不青春的时代,这是一个用劳动创造梦想的时代!在记者蹲点的湖北省团风县团风镇罗家窑村,年轻的农民工们也感受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澎湃力量。他们说,“梦想虽然简单,但我们正在努力。”“希望像大学生一样得到更多帮助,实现创业梦想。”

图片 1

“不仅要有车有房娶媳妇,还要创出一点事业”

“不仅要有车有房娶媳妇,还要创出一点事业”

失去土地的罗家窑人依然平静地生活着,他们寻找各种各样的出路,有的打工,有的做生意,有的成了包工头,有的已经当上老板。费孝通曾说:“靠种地谋生的人才明白泥土的可贵,土是他们的命根。”如今,或许只有老年人才能真正体会这句话所包含的爱与不舍了。

罗家窑是大别山革命老区团风县一个城边村。随着这个贫困县县城的工业化扩张,2000多村民逐渐失去了土地,年轻人大多外出务工,年纪大的一般就近打零工,或在仅剩的一点土地上种蔬菜。

罗家窑是大别山革命老区团风县一个城边村。随着这个贫困县县城的工业化扩张,2000多村民逐渐失去了土地,年轻人大多外出务工,年纪大的一般就近打零工,或在仅剩的一点土地上种蔬菜。

罗家窑,湖北省黄冈市团风县的一个城中村,一个典型的中部地区贫困县村庄,记者今年在这里蹲点调研时,它仍在经历浩浩荡荡席卷而来的城镇化大潮。时代潮流不可阻挡,只是,一些老年人悄悄地被落下了。

26岁的詹启良是一位海员。高中毕业后,家里出钱让他在武汉航海学院学习了两年,之后就到沿海跑船,从散货船到集装箱船,他都跑过。虽然是没有正式协议的临时工,船上的日子又封闭又沉闷,但每个月6000多元的收入让他觉得还是有盼头。

26岁的詹启良是一位海员。高中毕业后,家里出钱让他在武汉航海学院学习了两年,之后就到沿海跑船,从散货船到集装箱船,他都跑过。虽然是没有正式协议的临时工,船上的日子又封闭又沉闷,但每个月6000多元的收入让他觉得还是有盼头。

“要是地没了,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他正在家里准备考驾照,然后接着去跑船。“我的梦想很简单,有车有房娶媳妇,有个幸福的家庭。所以,在海上多拼几年值得。”詹启良告诉记者。

他正在家里准备考驾照,然后接着去跑船。“我的梦想很简单,有车有房娶媳妇,有个幸福的家庭。所以,在海上多拼几年值得。”詹启良告诉记者。

罗家窑村很特殊,因为它是一个移民村。1958年之前,这里是一片沼泽,荒草丛生,了无人烟。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周边几个公社的青壮年劳动力,以及一座小型水库的库区移民,陆续迁到这里,围垦造田、开荒种地,逐渐成了一个区属农场。1983年分田到户,农场改名罗家窑村。作为一个移民村,罗家窑少了一些宗族纽带和亲缘关系的牵连。村里800多户人家2300多人,有100多个姓。

他有自己的榜样。“我哥哥在上海打拼十年,算是熬出来了,在一家工厂当副部长,收入很好,今年刚刚娶了媳妇,过得很幸福。”

他有自己的榜样。“我哥哥在上海打拼十年,算是熬出来了,在一家工厂当副部长,收入很好,今年刚刚娶了媳妇,过得很幸福。”

现在,它又成了一个典型的城中村。罗家窑位于团风镇,1996年团风设县,团风镇变成了县城,罗家窑村成了县城扩张的主要土地来源。村里原有土地登记面积783亩,但实际上,为了逃避税费,土地瞒报的比较多,实有1000多亩。经过几轮“蚕食”,这些土地已全部被征用,目前还有300亩左右没有退出。

但是,詹启良的“发小”喻唤民想法不一样,不仅要有车有房娶媳妇,还要创出一番自己的事业来。“国家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上一辈们基本上是靠打工为生,我们年轻,肯定想有自己的事业。”

但是,詹启良的“发小”喻唤民想法不一样,不仅要有车有房娶媳妇,还要创出一番自己的事业来。“国家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上一辈们基本上是靠打工为生,我们年轻,肯定想有自己的事业。”

在这仅剩的300亩土地上,有一栋很破旧的红砖瓦房孤立中央,特别显眼,四周都是棉花蔬菜之类的农作物,再外面就是村里一排排楼房和县城的高层小区。

喻唤民和詹启良两家斜对门,两人一起长大,经历也很相似。喻唤民也曾做过两年海员,现在回到家里,在村支书童建文的水泥搅拌站里做管理。

喻唤民和詹启良两家斜对门,两人一起长大,经历也很相似。喻唤民也曾做过两年海员,现在回到家里,在村支书童建文的水泥搅拌站里做管理。

我们先后三次来到这座房子,69岁的屋主人夏传杰都是头顶草帽,在屋旁的地里劳作。“这块地前年就被征走了。只要一天没有强行不让种,我就种一天。种了一辈子的地,马上就没有地种了,以后生活怎么办?”夏传杰是1963年迁到罗家窑村的,那时只有17岁,在这片“草比人高”的沼泽上开荒拓土,成为罗家窑村最早的定居者之一。

童建文小时候家贫如洗,初中没毕业就辍学,打过豆腐,修过钟表,做过小工,开过货车,后来靠承接工程,成为村里的“精英”。像他一样历经多年打拼“混出名堂”的,在罗家窑村也有不少人,他们成为村里年轻人的榜样。

童建文小时候家贫如洗,初中没毕业就辍学,打过豆腐,修过钟表,做过小工,开过货车,后来靠承接工程,成为村里的“精英”。像他一样历经多年打拼“混出名堂”的,在罗家窑村也有不少人,他们成为村里年轻人的榜样。

夏传杰的两个儿子生活都很困难,“混得不好”,老两口没有指望让儿子们赡养。像村里很多老人一样,他们独立生活,2005年的时候,找村里借了钱,在自家耕地里搭建了这所砖瓦房,将20多年前建的老房子让给两个儿子住。

喻唤民说:“打工是为了生存,终究是要回来的,很多年轻人回来的时候都很迷茫,不知道该做什么,迷茫一段时间还是出去,继续打工,我不甘心这样。”

喻唤民说:“打工是为了生存,终究是要回来的,很多年轻人回来的时候都很迷茫,不知道该做什么,迷茫一段时间还是出去,继续打工,我不甘心这样。”

夏传杰种地经验丰富,除了种植棉花、玉米、油菜之外,还种有3亩多蔬菜,一年下来,几亩地的收入有1万元左右,这是他和老伴主要的生活来源。“去年我的脚被机器打了,脚筋断了还没接上,老伴中风,种地也种不动了,过一天混一天吧!要是地没了,真不知道怎么办了。”夏传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