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调减玉米种植面积政策完全有效,今年小麦开始下调最低收购价

减少的油菜籽和棉花种植面积以及玉米种植面积用来扩大小麦和稻谷生产,但是中国粮食种植面积已经达到17亿亩,粮食收购和价格市场化的改革是个大方向,今年小麦开始下调最低收购价

图片 1

图片 1
第一农经网4月27日讯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今天在北京联合发布《农村绿皮书:中国农村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2015—2016)》。绿皮书预计,今年我国粮食总产量或进一步增产至6.3亿吨。
绿皮书指出,考虑到粮食种植结构具有相对强的惯性、小麦和稻谷最低收购价基本稳定,农业生产资料供应充足及价格预期下跌等因素,虽然2015年粮食价格已经下跌可能会使一部分农民减少粮食种植,但是粮食预期收益整体上仍然相对合理,也考虑到2016年气象灾害及其对农业造成的损失可能有所加重,假定农作物受灾率20%,预计2016年粮食总产量会达到6.3亿吨,比上年增产1.5%。
绿皮书还指出,国家将通过退耕还林还草还湿以及鼓励农民粮改饲和粮改草等政策措施调减玉米种植面积1000万亩以上,但是中国粮食种植面积已经达到17亿亩,即使调减玉米种植面积政策完全有效,玉米种植面积减少也是有限的。国家调减玉米种植的政策应主要在镰刀弯地区实施,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等地的农民扩大粮食种植面积的倾向可能不会短期内改变。2016年,国家继续实行小麦和稻谷最低收购价政策,也会在东北地区放弃玉米临时收储政策,加之油菜籽收储政策和棉花收储政策的改变,都可能使农民在粮食种植结构上重新布局,减少的油菜籽和棉花种植面积以及玉米种植面积用来扩大小麦和稻谷生产。
2016年粮食可能继续增产,主要是农民在安排农业生产时现有的可行选择空间有限以及面对当前市场条件等因素而做出的理性选择,这给中国农业结构调整和农业发展方式转变带来了难度,需要加大力度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根据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日前公布的今年以来粮食收购情况,主产区小麦截至7月25日累计收购3396.9万吨,同比减少1841.3万吨,跌幅达到35.2%。

继玉米、水稻之后,今年小麦开始下调最低收购价,成为三大主粮作物收储制度改革全面深入推进的重要标志,以调价为信号的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效应也开始显现。

根据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日前公布的今年以来粮食收购情况,主产区小麦截至7月25日累计收购3396.9万吨,同比减少1841.3万吨,跌幅达到35.2%。虽然夏粮占全国粮食总产量比重不大,但作为每年收获的第一季粮食,对秋粮乃至全年粮食生产,仍具有风向标意义。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称,粮食收购和价格市场化的改革是个大方向,目的还是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通过价格来引导生产、调节供求、调控进口。“从现在看,水稻供给偏多、小麦供求基本平衡,正是改革契机。”在保证稻谷和小麦最低收购价下调,不会对水稻、小麦产量以及农民收入造成过大影响的同时,他表示,下一步将引导农民种植优质水稻、种植强筋和弱筋小麦,同时在改革中加快完善补贴、保险等配套机制,保护农民种粮积极性。

最低收购价格深刻影响收购量

小麦收购量减少的直接原因与夏粮减产有关,但更为重要的是,继2016年国家取消玉米临储收购政策之后,2017年制定政策开始下调小麦最低收购价格。这是自小麦实行最低收购价格政策12年以来,在维持政策框架基本稳定的前提下,收购价格出现的首次下调。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全国夏粮生产数据,2018年全国夏粮总产量13872万吨,比2017年减产306万吨,下降2.2%。而2018年夏粮产量因面积减少而减产86万吨,因单产下降而减产220万吨。这意味着,单产的下降是本次夏粮减产的最主要影响因素,占比达到71.9%。

值得一提的是,夏粮播种面积减少,除了上年秋冬播期间部分地区遭遇持续阴雨天气,江淮等部分地区水稻不能及时收割腾茬,影响了小麦播种这一自然原因外,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在发挥作用。

具体来说,一方面,各地积极大力调整农业种植结构,减少夏粮播种面积,增加花生、蔬菜等经济作物播种面积,如河北部分地区由于地下水严重超采而采取休耕政策,减少了小麦种植;另一方面,棉花目标价格改革政策的实施,促使新疆棉农种植棉花的积极性提高,更多农户倾向于扩棉减麦。

单产下降的原因,在于小麦播种、生长阶段,遭遇不利的天气影响。比如,秋冬播期间,河南等地局部遭遇持续降雨天气,部分麦田播期推迟15~20天,小麦冬前积温不足,不利于形成冬前壮苗和安全越冬;清明时节,正值小麦生长的拔节孕穗关键期,黄淮等小麦主产区遭受了一次大范围大幅度降温天气,影响小麦穗粒数形成。

5月19日,国家发改委等六部门联合发布《小麦和稻谷最低收购价执行预案》,与往年相比,今年完善了预案的启动条件和程序。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这次预案修订,意在加快推动由政策性收储为主向政府引导下市场化收购为主转变。

作为最低收购价政策执行主体,中储粮集团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新粮上市初期,市场较为活跃,多元主体入市收购积极,前述预案适当延后启动时间,可以为市场化收购腾出空间,有利于市场机制发挥作用、形成价格。虽然收购启动时间有所延后,但在政策执行期内,农民可以自主选择售粮时机,不必急于集中售粮。

需要说明的是,在今年小麦灌浆收获期间,安徽等部分地区遭遇长时间阴雨天气、降水偏多、日照不足,不仅影响小麦灌浆和产量的进一步形成,还导致小麦出芽霉变,影响品质。换句话说,阴雨天气直接影响到小麦的最终收获品质。这在今年最低收购价粮食的质量标准从国标五等及以上提高到国标三等及以上的背景下,有很大的影响。

为此,7月20日六部门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受灾地区夏粮收购相关工作》的通知,称“今年小麦收获期间,长江中下游和淮河流域部分地区遭遇大风、连续阴雨等灾害天气,小麦大面积倒伏,出现穗上萌动、发芽、黑穗等现象,超标小麦数量多”,要求“各地严格执行既定粮食收购政策,坚持问题导向,突出抓好受灾地区超标小麦的收购处置”。

在今年7月份农业农村部例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农业农村部市场与经济信息司司长唐珂也提到,恶劣天气影响小麦产量、质量,预案启动时间推迟给市场化收购留出更大的空间,最低收购价收购的质量标准提高,三个因素“碰头”,导致今年大量质量偏差的小麦达不到最低收购价收购标准,销售价格偏低,购销进度偏慢。

但他同时称,随着小麦最低收购价的下调,市场机制作用将得到充分发挥,优质小麦需求旺盛、价格上涨。数据显示,6月份郑州粮食批发市场普通小麦价格每斤1.19元,比1月份跌7.0%,同比涨1.0%;优质麦每斤1.29元,比1月份跌8.5%,同比涨0.2%。6月上中旬主产区优质麦收购几乎一天一涨价,优质优价的特征明显。

布瑞克农信集团研究总监林国发对我们称,小麦减产及质量下降因素,市场看涨后期小麦价格,加上2019年度小麦托市收购价格下调,农民交售托市小麦意愿下降。受前述多重因素的影响,今年国家托市收购的小麦数量会低于上年,更多的小麦将直接通过市场化收购进入市场,预计今年主产区小麦累计收购量会下降35%左右。

收储制度改革全面深入

继玉米、水稻之后,今年小麦开始下调最低收购价意味着三大主粮作物收储制度改革的全面深化。考虑到稻谷和小麦作为中国城乡居民的主要口粮,其支持保护政策暂时找不到更好的替代方案,坚持实施最低收购价被视为中国粮食政策工具箱中的最优选择。

回顾最低收购价政策变化的历程,2004年和2006年,国家分别在稻谷和小麦主产区实施最低收购价政策,2008年开始保持逐年上涨,至2014年连续上涨了7年,2015年保持稳定。这对保护农民种粮积极性和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发挥了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