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修改中的《煤炭法》将首次提出建立煤炭行业准入制度,目前新《煤炭法》立法体系建设四大框架已初定

正在修改中的《煤炭法》将首次提出建立煤炭行业准入制度,目前我国煤炭行业尚未建立统一明确的行业准入标准体系,提高煤炭行业门槛的改革已经在山西省率先进行,期间就在力荐提高煤炭行业准入门槛,新《煤炭法》立法体系建设的四大框架已初定,目前新《煤炭法》立法体系建设四大框架已初定

日前,有媒体援引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权威人士的话称,正在修改中的《煤炭法》将首次提出建立煤炭行业准入制度,具体准入标准将另行研究。
对于上述消息,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分析师宋亮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如果缺乏统一标准,中国能源的市场化道路就不健全。据了解,目前我国煤炭行业尚未建立统一明确的行业准入标准体系。
“对煤炭行业来说,缺乏统一的准入门槛一直是软肋。”宋亮分析,“尤其是去年煤炭行业的整合,在大煤企吞并小煤企的同时,相关法律保护却未能及时跟上,市场乱象丛生。此时出台准入制度可谓雪中送炭,可使煤炭行业逐渐走向正轨。”
不过,北京理工大学教授崔新生却对准入标准表示了反对意见,建立准入标准只会苦了民营煤炭企业。在他看来,中国煤炭资源基本集中在国有企业手中,这些企业肯定符合市场准入标准,被标准拒之门外的恐怕只有民企。“此举只能更加鼓励国有企业介入煤炭整合大潮中,这也方便了国有企业对煤炭资源的垄断。”
据了解,在去年山西省煤炭企业重组过程中,就曾发生了浙商与山西省政府间的论战。此外,还有业内人士称,因煤炭行业变幻莫测的形势,许多民营资本纷纷从中撤离,转投房地产市场,这对煤炭行业也造成了打击。
为此,崔新生呼吁,在修改《煤炭法》时,应多倾听民营企业的声音。“如果一定要制定一个准入门槛,也应该是在投融资体制方面下功夫,过于强调技术层面没有实际意义。”

煤炭行业准入制度有望写入历经4年修订的新《煤炭法》中。
有媒体昨日报道,正在修改过程中的《煤炭法》首次提到建立煤炭行业准入制度,《煤炭法》的修改和其上位法《能源法》的制定都已经列入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工作计划。预计煤炭行业具体的准入标准将据此另行研究设立。
记者昨日致电煤炭工业协会求证此事,但其相关负责人对此消息的真实性不置可否。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鲍云樵则表示,业界早在“十五”期间就在力荐提高煤炭行业准入门槛。
我国现行的《煤炭法》出台于1996年8月29日,曾于2005年由国发改委公开向社会各界征求修订意见和建议。当时业界建议,提高煤炭行业开采的进入门槛。此后,每年都有新《煤炭法》有望年底出台的传闻,然而从2007年征求意见稿第七稿至今,仍迟迟未有进展。
分析指出,在立法的层面提高准入门槛,直接意味着民企等新竞争者进入该领域将受到规模、资金和技术等各方面的限制,同时全国中小煤矿都面临关停的可能性。
2009年,提高煤炭行业门槛的改革已经在山西省率先进行。去年5月,山西省进行大刀阔斧的煤炭资源整合,到年底共关停1500多座矿井,办矿主体锐减了2000多家。但此举也引发了各界的巨大争议,由此形成的产业优势以及暴露出来的矛盾都成为其他省市推行改革所思考的问题。内蒙古、陕西等地区的政府工作人员纷纷到山西考察,酝酿本地的煤炭改革计划。
鲍云樵指出,2009年山西省的煤炭资源整合已经给其他省市开出了先例,然而地方推行煤炭行业大改革的难度和阻力也是非常大的。各省市自行整顿煤炭资源还面临着地方政策制定不一、管理不科学、随意性的考验。“因此,从国家层面修改《煤炭法》,并从全局考虑来整合各地煤炭资源就显得更加科学和必要了。”
鲍云樵表示,此时把资源整合、关停小煤矿上升到国家法制层面,可避免地方省市各自整顿所带来的政策不统一和政策朝令夕改的随意性。此外,从全局来考虑制定行业准入门槛,为全国煤炭行业管理提供更科学的法制依据。
至于大量关停中小煤矿将影响煤炭供需关系,鲍云樵认为,煤炭行业按部就班地整合后,煤矿数量确实大幅减少,但大集团的资源利用高效率明显提高,实际将提高我国煤炭产量、节约能源和减少安全隐患。他透露,目前中国煤矿平均回采率过低,大约在30%左右,小煤矿回采率至15%,而神华这类大集团的回采率可达70%。

修订了五年之久的《煤炭法》几易其稿,终于随着《能源法》的落地在即,进入到了实质阶段。修改稿最快年内可上报提交到国家能源局,国家能源局审核汇总后提交国务院审议。

7月7日,新《煤炭法》立法体系建设的四大框架已初定,涉及22项法规,尤其是将提高煤炭开采准入门槛,但具体到一些细节问题还要进一步敲定,这也为新《煤炭法》的执行遗留了一些难题。

新《煤炭法》四大框架初定
《煤炭法》的修订工作虽然因《能源法》而暂被搁置,但却一直处于蓄势待发的状态。

7月7日,《煤炭法》修订小组成员中一权威专家透露:“随着《能源法》最终稿即将敲定,子法《煤炭法》的修改也在加速,目前新《煤炭法》立法体系建设四大框架已初定,涉及22项法规,具体到一些细节问题还要进一步敲定。”据悉,修改稿最快年内可上报提交到国家能源局,国家能源局审核汇总后提交国务院审议。

“四大框架主要包括煤炭规划和资源管理类立法、煤炭建设生产类立法、煤矿安全和矿工权益保护类立法和环境保护类立法。”上述权威专家告诉记者。

而据了解,新《煤炭法》首先将加强对煤炭资源的规划管理、健全和完善规划管理制度,制定《矿区总体规划管理办法》、《煤炭规划实施办法》、《煤炭生产矿井资源回采率标准和管理办法》等规章,完善规划的编制实施主体、审批程序、实施效力、监督责任,完善煤矿回采率考核标准和储量管理等要求,强化规划约束指导和资源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