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份国际焦煤价格以平稳为主,7月煤炭进口大幅回升

2月份国际煤炭动力煤价格下滑机率较大,2月份国际焦煤价格以平稳为主,中国煤炭进口下降也会在一定程度上促使国际煤价走低,笔者并没有想到2月份煤炭进口环比降幅会达到50%以上,虽然7月煤炭进口大幅回升超出市场普遍预期,7月煤炭进口量为何大幅回升

随着气温逐渐转暖,2月份北半球地区冬季用煤高峰将陆续进入尾声。天气对煤价的支撑因素基本消失。尤其是近期进口煤数量大增的中国,因国内煤企加大供煤和冬季用煤高峰结束,预计2月份进口煤数量较前期略降。日韩等主要煤炭进口国也季节性因素需求回落。因此,2月份国际煤炭动力煤价格下滑机率较大。不过,国际煤价已步入上升通道,煤价跌幅有限。1月29日,几大港口动力煤价均不同程度下降或代表季节性煤价回调来临。
中国炼焦煤市场走势不确定性较大。近期,宝钢宣布其2月份为平盘价,而鞍钢和武钢分别以“内部方式”上调价格。但因政策和资金面收紧,大型钢企对后市看法产生不一。受连续高库存隐忧,贸易商心态发生变化。1月份因抢运电煤焦煤供给减少,2月份动力煤需求季节性回落将使焦煤市场供应状况好转,从而减少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对焦煤的采购。
今年国际焦煤价格将因日韩美国等粗钢产量恢复呈上扬趋势。但日本钢协对今年谨慎乐观态度亦值得关注。综合分析,2月份国际焦煤价格以平稳为主,部分品种或小幅上扬。同时,受动力煤需求季节性回落等因素影响,2月份国际海运价格或继续下滑。

据国家海关最新数据显示,2月份我国煤炭进口量仅有676万吨,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635万吨,降幅为47.6%,与今年1月份相比,减少980万吨,降幅为59.2%。676万吨的进口量为2009年4月份以来月度进口最低水平。从分煤种来看,今年2月份,无烟煤、炼焦煤、动力煤以及其他煤进口量分别为105万吨、199万吨、171万吨以及201万吨,与1月份相比分别减少132万吨、359万吨、197万吨以及291万吨,降幅分别为55.7%、64.3%、53.5%和59.1%。与煤炭进口大幅回落相比,2月份我国煤炭出口量则出现了明显回升。2月份煤炭出口量为176万吨,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14万吨,增长8.5%,与今年1月份相比,增加33万吨,增长23.1%。176万吨的进口量仅次于去年9月份的186万吨,位列去年2月份以来第二出口高位。出口、进口一升一降共同导致今年2月份煤炭净进口量降幅更大。据测算,2月份我国仅实现煤炭净进口500万吨,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649万吨,降幅达56.5%,与今年1月份相比,减少760万吨,降幅更是达到了60.3%。
2月份煤炭进口量大幅下降,在一定程度上肯定有自然因素和节日因素的影响。2月份我国迎来春节假期,煤炭需求会出现一定的季节性下滑,这也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致使煤炭进口出现下滑,此外,2月份只有28个工作日,如果按照30天算的话,2月份煤炭进口量肯定会在700万吨以上。即便如此,与1月份
1656万吨的煤炭进口量相比,降幅仍在50%以上,与2010年月均煤炭进口1385万吨相比,下降幅度之大可谓也一目了然。事实上,2月份煤炭进口量的下降早在笔者意料之中,笔者早在之前已经多次判断今年2-3月份煤炭进口量会下降。
认为煤炭进口会出现下降,一方面是基于对前期国内外煤价走势的对比分析,另一方面是基于对目前我国煤炭进口特点的把握。
从去年四季度开始国际煤价持续震荡上扬,进入今年以来仍然保持高位运行态势,而在多种因素影响下,以秦皇岛煤价为代表的国内煤价从去年12月开始则进入了小幅缓慢回调通道。也就是从去年12月份开始,国内外煤价价差不断缩小,今年年初开始甚至出现了国内外煤价倒挂的情况,并且价格倒挂态势日益严重,进口煤的价格优势逐步消失。分别来自环球煤炭平台和秦皇岛港的数据显示,去年11月末,澳大利亚纽卡斯尔港动力煤价格为105.77美元/吨(FOB,下同),折合人民币703元/吨,与当时秦皇岛港6000大卡动力煤平仓价(FOB,下同)相比,每吨基本相差157元/吨之多,可以说价格优势十分明显。随着12月份国内秦皇岛煤价开始小幅回调,而澳大利亚动力煤价格继续上行,两者价差快速缩小。据测算,到了12月底,二者价差已经缩小至每吨8元。今年1月第一周,澳大利亚煤价终于成功超过秦皇岛煤价,国内外煤价开始倒挂,1月份二者到过最严重时,澳大利亚煤价曾经高出秦皇岛煤价每吨60元以上。由于今年以来以澳大利亚纽卡斯尔港动力煤价格为代表的国际煤价持续高位震荡,而国内秦皇岛动力煤价格持续表现疲软,因此,今年以来,国内外煤价始终处于倒挂态势。
通过前面分析可知,从去年12月份开始国内外煤价已经快速缩小,刚刚进入今年1月份之后,国内外煤价就出现了倒挂的情况。之所以1月份煤炭进口量仍然高达1656万吨,2月份煤炭进口量却急剧下降至676万吨,这与当前我国煤炭进口特点有着密切关系。由于我国煤炭资源保障能力较强,之前我国长期处于煤炭出口国地位,长期煤炭进口量都很小,我国企业和资本走出去的脚步也相对较慢,在国外的权益煤炭产量极少,仅有兖州煤业和中国神华等极少数的煤炭企业在国外有少量的权益资源。因此,受国内外价格变化影响较小的、长期相对固定的煤炭进口量相对较少。2009年以来煤炭进口量的大幅增长主要是受益于国际市场煤炭供求形势相对较为宽松,国际市场煤炭价格相对较低,进口煤有着一定的价格优势,参与和从事煤炭进口的多是国内东南沿海地区的中小用煤企业和中小贸易商,签订的也都是期限较短的准现货合同。这种情况下煤炭进口极易受国内外煤炭价格变化的影响,由于进口合同期限较短,煤价上涨会导致短期进口合同数量大幅下降,因此一般在国内外煤价出现明显变化一个月之后,煤炭进口量会有所反应。煤炭进口量这种规律性的变化之前笔者已经多次提到过,并进行过一定的实证分析。
虽然,2-3月份煤炭进口量的下降早在预料之中,但是,说实话,下降幅度如此之大还是有点超出了笔者的预料。随着中国成为煤炭净进口国,中国进口对国际煤价的影响不断扩大,中国进口增加会带动国际煤价走高,相反,中国煤炭进口下降也会在一定程度上促使国际煤价走低。2月份以来,虽然经历了一定的震荡调整,但是并没有出现明显的回落势头,目前,澳大利亚纽卡斯尔港动力煤价格仍然在130美元/吨左右,处于近两年多以来较高水平。所以,笔者并没有想到2月份煤炭进口环比降幅会达到50%以上。
2月份,我国煤炭进口量出现了巨大降幅,但是,国际煤价却仍然在高位运行,这在一定程度上与去年年末今年年初澳大利亚遭遇罕见洪涝灾害导致煤炭出口受阻有一定关系,同时也与国际油价持续上扬、国际市场流动性过剩、美元长期贬值趋势持续存在等因素有关。
虽然日本地震短期内降低了煤炭消耗,但是福岛核电机组爆炸也会在一定程度上相对增加火电出力时间,增加电煤需求,地震对国际煤炭市场的利空影响可能仅限于极短时期内。由于未来一段时期内中东北非局势动荡可能会促使国际油价继续震荡上扬、国际市场流动性依然较为充裕,因此,以澳大利亚为代表的国际煤价仍然可能会高位运行。
假如未来几个月国内煤价仍旧保持平稳的话,国内外煤价倒挂态势可能会继续持续下去,未来几个月煤炭进口量或许会持续处于目前相对较低水平。在当前处于春季相对用煤淡季之时,煤炭进口量低位运行对国内煤炭市场的影响可能还相对较小,当进入5月份逐步迎来夏季用煤高峰之时,煤炭进口量如果仍继续低位运行,给国内煤炭市场带来的影响势必会加大,从而在一定程度上促使国内煤价走高。
为了防止未来几个月煤炭进口持续低位运行导致夏季用煤高峰期间出现供求偏紧,从而加大国内煤价上行压力,有关部门应该尽早从保障供给、疏通运输、合理控制需求等多方面采取措施积极应对。(作者:李廷)

受中国采购需求减少、澳元和印度卢比对美元大幅贬值等因素影响,6月国际市场以美元计价的动力煤价格连续回落。据测算,6月第一周至第四周,澳大利亚纽卡斯尔港动力煤价格NEWC
index每吨分别下跌1.12美元、3.3美元、1.04美元和3.39美元,而5月29日至6月26日,环渤海5500大卡动力煤平均价格仅累计下降7元。国际煤价大幅回落直接促使部分贸易商加大煤炭进口力度。

另外,7月末,全国重点电厂煤炭库存已经降至6863万吨,创下2011年10月中旬以来新低,平均可用天数也降至17天左右。

商品煤质量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发后,引来贸易商和电厂的集体反对,博弈之后,最终没了下文,贸易商和用煤企业的担忧随之消除,进而导致7月煤炭进口量回升。

但是,由于我国炼焦煤进口量占国际焦煤贸易量的比重已经超过25%,短期焦煤进口量大幅增加很可能推高国际市场焦煤价格,而价格上涨又会反过来制约焦煤进口量。与此同时,国内焦煤价格回升也会促使部分煤矿复产,进而带动产量增加,制约焦煤价格继续回升,并抑制焦煤进口量增长。因此,综合考虑,预计未来几个月炼焦煤进口量有望保持在600万–700万吨之间。

5月初,能源局印发商品煤质量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提出对进口煤质量采取管理措施,部分贸易商因担心政策实施给自己业务带来风险而暂停了部分煤炭进口,从而导致6月煤炭进口量减少。

钢、焦企业采购积极

7月以来,受大范围高温天气影响,火电发电量和发电耗煤量增长较快。数据显示,7月全国重点电厂日均耗煤量已经恢复至394.6万吨,环比6月,激增56.4万吨,增长16.7%。随着日耗增加,加之国际煤价低位运行,印尼煤炭出口指导价不断下调,电厂补库需求有所升温,这种情况下,部分电厂势必会增加煤炭进口量。

7月以来,受前期生铁、粗钢产量小幅压缩,宏观政策利好等因素影响,钢材价格振荡回升,钢、焦企业原料补库需求增加,近期国内部分地区炼焦煤价格也出现小幅反弹。这种背景下,预计8月炼焦煤进口量仍将保持较高水平。

限制劣质煤进口担忧消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