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煤炭行业门槛的改革已经在山西省率先进行,新《煤炭法》立法体系建设的四大框架已初定

提高煤炭行业门槛的改革已经在山西省率先进行,期间就在力荐提高煤炭行业准入门槛,新《煤炭法》立法体系建设的四大框架已初定,目前新《煤炭法》立法体系建设四大框架已初定,修订送审稿和现行煤炭法相比,记者获得的《煤炭法修订送审稿》(下称

煤炭行业准入制度有望写入历经4年修订的新《煤炭法》中。
有媒体昨日报道,正在修改过程中的《煤炭法》首次提到建立煤炭行业准入制度,《煤炭法》的修改和其上位法《能源法》的制定都已经列入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工作计划。预计煤炭行业具体的准入标准将据此另行研究设立。
记者昨日致电煤炭工业协会求证此事,但其相关负责人对此消息的真实性不置可否。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鲍云樵则表示,业界早在“十五”期间就在力荐提高煤炭行业准入门槛。
我国现行的《煤炭法》出台于1996年8月29日,曾于2005年由国发改委公开向社会各界征求修订意见和建议。当时业界建议,提高煤炭行业开采的进入门槛。此后,每年都有新《煤炭法》有望年底出台的传闻,然而从2007年征求意见稿第七稿至今,仍迟迟未有进展。
分析指出,在立法的层面提高准入门槛,直接意味着民企等新竞争者进入该领域将受到规模、资金和技术等各方面的限制,同时全国中小煤矿都面临关停的可能性。
2009年,提高煤炭行业门槛的改革已经在山西省率先进行。去年5月,山西省进行大刀阔斧的煤炭资源整合,到年底共关停1500多座矿井,办矿主体锐减了2000多家。但此举也引发了各界的巨大争议,由此形成的产业优势以及暴露出来的矛盾都成为其他省市推行改革所思考的问题。内蒙古、陕西等地区的政府工作人员纷纷到山西考察,酝酿本地的煤炭改革计划。
鲍云樵指出,2009年山西省的煤炭资源整合已经给其他省市开出了先例,然而地方推行煤炭行业大改革的难度和阻力也是非常大的。各省市自行整顿煤炭资源还面临着地方政策制定不一、管理不科学、随意性的考验。“因此,从国家层面修改《煤炭法》,并从全局考虑来整合各地煤炭资源就显得更加科学和必要了。”
鲍云樵表示,此时把资源整合、关停小煤矿上升到国家法制层面,可避免地方省市各自整顿所带来的政策不统一和政策朝令夕改的随意性。此外,从全局来考虑制定行业准入门槛,为全国煤炭行业管理提供更科学的法制依据。
至于大量关停中小煤矿将影响煤炭供需关系,鲍云樵认为,煤炭行业按部就班地整合后,煤矿数量确实大幅减少,但大集团的资源利用高效率明显提高,实际将提高我国煤炭产量、节约能源和减少安全隐患。他透露,目前中国煤矿平均回采率过低,大约在30%左右,小煤矿回采率至15%,而神华这类大集团的回采率可达70%。

修订了五年之久的《煤炭法》几易其稿,终于随着《能源法》的落地在即,进入到了实质阶段。修改稿最快年内可上报提交到国家能源局,国家能源局审核汇总后提交国务院审议。

历时近三年《煤炭法》修订工作已接近尾声,记者获悉,《煤炭法》送审稿已经提交国务院送审,国务院审议同意之后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即可正式实施。
与现行的煤炭法相比,此次修订稿的重点在于进一步提高了煤炭开发的准入门槛,提高产业集中度,并且提出建立煤炭资源战略储备制度。
进一步提高产业集中度
记者获得的《煤炭法修订送审稿》(下称“修订送审稿”)显示,与现行《煤炭法》相比,修订送审稿从煤炭规划、煤炭建设和煤炭生产等多方面加强了煤炭的准入门槛。业内人士表示,此举意在进一步提高煤炭开采领域的产业集中度。
《煤炭法》修订的主要参与者、煤炭信息研究院法律研究所所长司坡森昨日对《靠前财经日报》表示,制定于1996年的现行《煤炭法》对有关煤矿开办、煤炭生产许可证发放等条件的规定都“太原则,要求不高”,管理部门自由裁量权过大,这导致许多资金不充足、技术设备和工艺落后、安全生产条件差、缺乏环保能力的单位和个人纷纷涌进煤炭开采行业。
准入门槛低下导致大量的小型煤矿在各地纷纷出现,这些小煤矿由于缺乏安全生产条件,导致了从2004年以来到2007年百人以上特别重大恶性煤矿事故的集中爆发。
恶劣的安全生产形势也让监管部门采取了大力关停小煤矿的措施,从2003年到2008年,五年间关停了小煤矿万余家,小煤矿的数量从2.8万余家下降到了1.7万余家。
司坡森对记者表示,与现行煤炭法相比,修订送审稿提高了规划的法律效力,有助于消除现存乱勘乱建乱上项目等无序现象,同时合理规划产能投入的时间空间,保证能源安全和煤炭可持续健康发展和代际公平。
记者看到,修订送审稿和现行煤炭法相比,办矿资质、生产许可的获得条件都大幅度提高。
提高准入门槛的目的在于提高产业集中度。司坡森认为,当前中国煤炭的问题在于产业集中度过低和结构不合理。
“而现在的问题是中国的小煤矿数量畸形的多。”司坡森表示,根据他的研究,2000年中国煤炭开采的前四名的市场占有率只有9.87%,从2003年开始的连续关停小煤矿一定程度上提高了煤炭领域的产业集中度,2007年,前四名的市场占有率达到了18.71%,前十名的市场占有率为28.63%。
业内人士也对记者表示,年初的雪灾中,产业集中度较高的石油行业表现出来较高的能源调配效率也让决策层下定决心提高煤炭行业的产业集中度。
理顺“九龙治煤”格局
除了上述两个方面之外,此次修订送审稿还从其他六个方面做出了重要的修订,增加或细化了包括资源综合利用和环境保护、从业人员权益保护、行业管理有关规定、对法律责任作了大幅度补充等内容。
在资源综合利用方面,修订送审稿设立了专章加以规定,解决过去的共伴生资源包括高岭土、煤层气、瓦斯和水资源的浪费和污染等问题。
较为重要则是修订送审稿对“九龙治煤”的局面进行了梳理。当前煤炭行业管理职能分属于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国家安监总局及煤监局等部门,即所谓的“九龙治煤”。
国家安监总局前局长李毅中也在多种场合表示,行业安全管理弱化、安全监管体制不顺,是造成安全生产事故多发的主要原因之一。
而此次修订送审稿首先明确了主体执法部门的称呼为“国务院煤炭行业管理部门”,而现行煤炭法中的称呼为国务院煤炭管理部门,这个改变也意味在中央层面,修订送审稿明确了由包括能源局、经济运行局等部门的发改委来充当主体执法部门。其次进一步明确了其他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的权利和职责,避免了权责不清。

7月7日,新《煤炭法》立法体系建设的四大框架已初定,涉及22项法规,尤其是将提高煤炭开采准入门槛,但具体到一些细节问题还要进一步敲定,这也为新《煤炭法》的执行遗留了一些难题。

新《煤炭法》四大框架初定
《煤炭法》的修订工作虽然因《能源法》而暂被搁置,但却一直处于蓄势待发的状态。

7月7日,《煤炭法》修订小组成员中一权威专家透露:“随着《能源法》最终稿即将敲定,子法《煤炭法》的修改也在加速,目前新《煤炭法》立法体系建设四大框架已初定,涉及22项法规,具体到一些细节问题还要进一步敲定。”据悉,修改稿最快年内可上报提交到国家能源局,国家能源局审核汇总后提交国务院审议。

“四大框架主要包括煤炭规划和资源管理类立法、煤炭建设生产类立法、煤矿安全和矿工权益保护类立法和环境保护类立法。”上述权威专家告诉记者。

而据了解,新《煤炭法》首先将加强对煤炭资源的规划管理、健全和完善规划管理制度,制定《矿区总体规划管理办法》、《煤炭规划实施办法》、《煤炭生产矿井资源回采率标准和管理办法》等规章,完善规划的编制实施主体、审批程序、实施效力、监督责任,完善煤矿回采率考核标准和储量管理等要求,强化规划约束指导和资源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