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使猪场100%的猪粪在这两个过程全部得到处理,捡粪式猪舍既可节约能源

夏季这些冲洗设备既能冲洗猪舍给猪提供一个干净卫生的成长环境,正阳县正泰猪场的60亩莲藕含苞待放与远处蓝顶猪舍交相辉映十分娇媚,记者在鑫盛公司的猪粪处理区看到,却使猪场100%的猪粪在这两个过程全部得到处理,实行猪——沼——牧的生态养殖模式,这个猪场还建了捡粪式猪舍和晒粪场

为解决好猪粪污染问题,2013年,该猪场新建污水处理沼气工程,前处理系统、厌氧处理系统、好氧处理系统、沼气净贮供气等系统。其中投资400多万元购买干湿分离机分离污水,使一部分沼液流入5000平米的沼气池,进行发电,另一部分流入氧化池待氧化后流入藕塘做,分离出的干猪粪和沼渣用来制作成有机肥,年产有机肥3万吨。

陈国兵说,目前养殖场采用“猪、沼、肥”一体化的生态养殖模式,整个养猪场实现了零排放、零污染,用猪粪加工而成的生物有机肥,也成了抢手货。公司在2012年投入3.5万元引进干湿分离设备,将水泡粪中的干粪分离出来,用作有机肥料,并与江苏米力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签订购销协议,1吨有机肥可卖200元,年效益达8万元。

图片 1

图片 2

能变废为宝,谁不乐意?然而,目前我县对粪便的综合利用方式还存在途径单一、利用不足的矛盾。目前全县仅有沼气工程82个,户用沼气点4800个,有机肥生产企业4家,年产有机肥1.5万吨,处理畜禽粪便6万吨。与此同时,在全县100多家规模养殖场中只有5家配套消纳土地1700亩,全县生猪粪便和经沼气工程处理后的沼液、沼渣还田量仅占产污总量的30%左右,约有500万吨的大量畜禽粪便等废弃物依然存在无法被环境消纳的问题。

12月9日,笔者慕名来到明溪县首家国家级畜禽养殖标准化示范创建场——鑫诺生态农业有限公司养殖场。一进场区,映入眼帘的是成片的果园、牧草和幽静的鱼塘,一阵风刮过,丝毫闻不到普通猪场那股浓烈的粪味。

7月8日,正阳县正泰猪场的60亩莲藕含苞待放与远处蓝顶猪舍交相辉映十分娇媚。走进猪舍,四面通风,一头头膘肥体壮的小猪,悠然的打着鼾、吃着食、淋着浴,与过去猪场臭气熏天,苍蝇成群的情况大相近庭。

图片 3

在人们传统的印象中,养猪场往往是猪粪横流、臭气扑鼻、蚊蝇乱飞的景象。奇怪,这里为啥与众不同呢?笔者跟随场主罗利华去探个究竟。

图片 3

记者在鑫盛公司的猪粪处理区看到,一个约500立方米的大型沼气池屹立在中央,旁边还配有大型的干湿分离机。这两个设备进行着两种不同的猪粪处理流程,却使猪场100%的猪粪在这两个过程全部得到处理。

这个猪场还建了捡粪式猪舍和晒粪场。罗利华说:“捡粪式猪舍既可节约能源,又可减少环境污染。猪粪晒干后,通过固液分离做有机肥,部分自用,其余的出售。”

说起莲藕的销售,李场长可是信心满满。他说:“我们的藕可不愁卖,氧化后的沼液可是莲藕最佳的有机肥料,长出来的莲藕是又大又嫩,卖像很好,吃起来又特别鲜甜,到了年底还没开挖就被驻马店、信阳等地的批发商预定完了。我这60亩藕亩产达到了8000斤,按批发价一斤2块来算,一年收入有一百万呢。”

细雨绵绵,水面上泛起层层涟漪,微风拂过,岸边的柳丝轻轻摆动,甚至能清晰地看到水下游动的鱼儿。如果不是身临其境,很难想象这样的场景,竟然是一方位于万头猪场内的池塘。与池塘仅几步之遥的地方,就是猪场的连排猪舍。7月上旬,当记者来到位于双甸镇曙光村的南通鑫盛生猪养殖有限公司采访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的景象。

据猪场工人介绍,猪粪先经干清粪,剩余粪水经干湿分离机后,固体进入粪便处理间,污水进入沼气池,再进入氧化塘和沉淀池,最后排出的水用于灌溉狼尾牧草等,实现零排放。沼气则用于猪场的照明和取暖。“在福建农林大学吴德峰、苏水金教授的指导下,我们还制定了完善的免疫程序,严格按操作规程给猪作先期防疫、日常消毒、配方饲养和日常管理等。十八大报告提出,要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位置,我们搞生态养殖的底气更足,更有信心了!”罗利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