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农民在市场上选用有机肥时,三、农民不愿使用有机肥料

重庆市共有有机肥料生产企业50家,重庆市大部分有机肥料生产企业的生产能力有限,原料品质最能决定有机肥质量,有机肥养分含量低,用有机肥替代化肥仍然存在一些难点需要攻克,我国在肥料标准上存在一个问题

重庆市共有有机肥料生产企业50家,原料多以畜禽粪便为主,企业设计生产能力共约200万吨。据中国畜牧业年鉴显示,重庆市畜禽粪便资源总量已超过6000万吨(不计人粪便),由于企业自身因素和市场行情等诸多因素限制,目前重庆市商品有机肥料实际年生产和销售量不足100万吨,畜禽粪便类有机肥原料(实物)消耗量不足500万吨,全市粪便类有机肥原料商品化率不足10%。有机肥料商品化率低的原因主要有:一、企业数量少,规模小,空间配置不均匀。由于有机肥料多以底肥应用为主,使用上的季节性较强,生产企业在实际生产中必须提前采购原料并进行生产,常常以较大的库存量来满足季节性供肥需求,因此占用的场地和资金较多,受场地、技术、资金等因素限制,重庆市大部分有机肥料生产企业的生产能力有限。另一方面,有机肥企业空间分布不均匀,从分布情况来看,因运输成本的因素,多呈现依原料而建的现象,而在原料比较充足的地方仍有企业数量少、规模小的情况。二、企业生产技术落后,包装和运输成本较高。一方面是由于生产技术落后腐熟时间较长,翻堆、干燥、调节水分养分含量、粉碎、包装等操作过程投入大量人工,导致有机肥生产成本较高。另一方面由于有机肥料自身松散的特性,与化学肥料相比包装成本较高。三是在陆路运输中,在不超过运输车辆自身长宽高限制的情况下难以满足车辆核定载重量需求,造成运输成本增加;四是在铁路运输中,有机肥作为常规货物计算运费,不能享受化肥的铁路运输优惠政策,有机肥的运输成本通常为化学肥料的2倍。三、农民不愿使用有机肥料,企业销售困难。商品有机肥料销售对象多为种植大户和专业合作社,少有散户购买和使用商品有机肥料的现象。原因一方面是农民散户对耕地质量和农作物产品质量认识程度不足;二是有机肥料见效相对缓慢,农民不愿使用;三是农村缺少劳动力,有机肥料用量大,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有机肥料的推广应用。四、有机肥料质量存在不确定性。与传统农民堆肥相比,有机肥料商品化有着时间短、效率高、质量好的特点,但由于有机肥料原料存在重金属、有害微生物、抗生素超标的可能,加上产品质量控制技术落后,导致产品容易出现质量不合格的现象,从而影响有机肥料的生产和使用。

“虽然市场上有机肥品牌很多,但是质量参差不齐,我们生产”奥运果”,目前使用的依然是自己沤制的土家肥。”7月16日,谈到因直供奥运会、世博会而声名远播的“沂源红”苹果的肥料使用时,沂源县方春果品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焦方春说。记者了解到,在有机肥的选择和使用上,我省诸多农民面临与焦方春同样的困惑。
据统计,目前,我国有机肥总量已经达到160亿吨以上,年递增5%以上。山东省土壤肥料总站信息更是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我省有机肥生产企业已达300多家。但是,我国有机肥产业虽然历经十多年发展历程,目前依然面临:缺乏质量等级划分、原料依赖性强、容易遭受重金属污染酿成安全事故、运输成本高等诸多局限,制约着有机肥产业的发展,影响着农民对这一肥料品种的应用。
有机肥的发展与分类
在我国农业生产的漫长历史中,一直靠有机肥料改良土壤,培肥地力。上世纪50-60年代,有机肥在农业生产中仍起主导地位,1965年有机肥占肥料投入总量的80.7%。70年代以后,化肥才开始逐渐取代有机肥成为主力军。
近年,随着现代农业可持续发展为世界各国所关注,有机废弃物的应用再次成为我国肥料发展的重要方向。据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副处长杨帆介绍,我国有机质资源丰富,2008年秸秆资源为7.89亿吨,绿肥0.93亿吨,规模养殖畜禽粪便7.75亿吨。有机肥料资源丰富地区的山东、河北、辽宁及经济发达的广东、江苏、福建等,成为集中产地。不过,行业人士向记者透露,虽然目前我省有机肥料生产企业数量众多,但实际销售量大多数企业在3万吨以下,达到3万吨以上的寥寥无几,达到10万吨的可称为大型企业。
从概念来讲,有机肥来自动物、植物和微生物,所有作为肥料施用的物质均为有机肥料,分为粪尿类、堆沤肥料类、绿肥类、海肥类、饼肥类、草炭类、土杂肥、微生物为主要成分的肥料。行业中,还有一种分类方法:一是有机肥料类,不含有特定效应的微生物,以提供有机质和少量养分为主;二是有机无机复混肥料,由有机和无机肥料混合或化合制成,既含一定比例有机质,又含较高养分;三是生物有机肥料,产品除了含有较高的有机质外,还含有改善肥料或土壤中养分释放能力的功能性微生物。
农民常用的有机肥种类
“有机肥用量大见效慢,总体价格算起来比化肥还贵。但是不用呢,果品质量难有保证。”随着食品安全日益受重视,高端农产品种植越来越多,农民们在如何选用有机肥上,始终踌躇难定。
精制有机肥料和生物有机肥料,开始主要应用于蔬菜、果树等经济作物。而有机无机复混肥料,部分应用到水稻、棉花等作物,目前已经逐步向大田作物推广。据专家介绍,大量施用化学肥料或养分配比不当,首先破坏土壤环境,导致农产品品质下降。使用纯有机肥或有机肥和化肥配合施用,可提高作物的蛋白质、氨基酸的含量,同时也使蔬菜当中的硝酸盐含量下降,维生素C含量上升。“植物体内氨基酸含量的增加,一定程度上可增强作物的抗逆性和抗病虫害能力,减少农药用量,保证产品安全。”
记者了解到,目前市场上农民选用较多的有微生物类、腐殖酸类、草炭类、饼肥类、鸡粪为主的土杂肥等。其中,添加了微生物的有机肥或有机无机肥价格较贵,售价一般也比不含微生物的每吨高出50-100元。以各种榨油原料的渣质做成的饼粕,因有机物含量高,“劲”大,颇受农民喜爱。去年,拥有油渣原材料优势的山东光大肥业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水解油渣”有机肥料一面世,当年销量就突破5万吨。
推广遭遇连串问题
“目前的标准使高质量的有机肥和低质量有机肥的价格差别不大,没有形成等级划分。”山东省土壤肥料总站站长高瑞杰,曾在山东省有机肥料发展研讨会上表示,难以按原料优劣定价是影响有机肥发展的最大问题。
原料品质最能决定有机肥质量。高瑞杰介绍称,目前我国的有机肥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执行的是一个标准,没有体现原料补充的来源指标。不同原料生产的有机肥在加工工艺和工艺水平上要求不同,不同原料所含重金属、有机污染物卫生指标不同,其使用范围也不同。比如,城市污泥只能用于草坪等处,一些工业废水废渣生产的有机肥的适用范围有一定的限制,并不是所有的有机肥都能用于粮食和蔬菜的种植。所以,在有机肥标准的制定上也应有所区别。
但是,由于生产门坎低,目前很多小企业从原料上“做文章”。例如,有的仍以提供晾晒鸡粪、烘干鸡粪、简单堆垛发酵鸡粪为主,包装后即称作高档产品。这种加工过程技术简单,小作坊生产缺乏相应的技术和设备,生产过程难以控制。
“应在有机肥标准中,体现富庶的指标。”专家建议,这样可以拉开高质量有机肥和普通有机肥的价格差,使有机肥的等级划分更明显,进一步提高我国有机肥的质量。
其次,有机肥生产所需的原料虽然范围较广(如畜禽粪便、农作物秸秆、食品废料、造纸厂废渣等),但是有机肥通过铁路运输,不享受化肥优惠运价,运输成本约高出化肥运输成本一倍,且有机肥价格较低。这导致方圆20公里内的有机肥原料,才适合企业使用。企业生产规模大小,取决于有机废弃物原料的数量规模。对此,中国农资传媒副总编辑张弛认为,商品有机肥产业的发展模式应当是生产跟着原料走,形成网络化发展态势。
第三,农民片面追求肥料外观,不重视内在品质。目前农民在市场上选用有机肥时,大多凭颗粒外观和包装的感性认识来判断有机肥产品品质的好坏,认为颗粒外观乌黑发亮、光滑均匀的就是好产品。有机肥原料的多样性,不同原料做成的有机肥在外观上有一定的差距,其内在品质也有较大差异,但农民辨识度不高。
第四,企业生产忽视发酵过程。农民一度直接施用新鲜畜禽粪便或者经过简单堆沤即施用,这一习惯经常导致烧苗或根结线虫泛滥。原本企业生产商品有机肥,有望改变这一现状,但是很多企业为降低成本偷工减料,没有腐熟设备或者未进行严格的高温发酵,导致商品有机肥产品难以达到无害化的要求。
第五,有机肥养分含量低,推广普及遭遇瓶颈。记者调查发现,由于养分含量低,致使有机无机肥很多不被大田所使用,例如鲁西北地区的小麦肥,很多厂家产品滞销是因为无法满足当地高磷的需求。经济作物上,产量高低直接决定农民收入,重“量”不重“质”的这一现状,决定了农民买肥最关注的是无机养分含量,尤其是氮元素含量。对此,很多有机肥厂家想出种种办法,比如宣称自己产品为高含量化肥的配肥使用,或者随有机肥赠送小包高含量复合肥,但由于操作复杂,各厂家均收效不大。
第六,原料易遭重金属污染,也是摆在有机肥生产企业面前亟待破解的一道难题。南京农业大学副校长、中国有机肥专业委员会主任沈其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禽畜养殖过程中的添加剂问题,有时会使禽畜粪便中存在一定的重金属问题。另据统计,我国每年大约有10万吨左右的重金属用于饲料添加剂,每年由此输入土壤中抗生素的数量甚至不亚于农药。
第七、有机肥包装标识混乱。个别企业标上有机质、腐植酸、氨基酸、动物蛋白、维生素等含量,并加起来算作养分总含量,误导消费者。
农民购肥注意事项 为防上当,农民购买有机肥主要注意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要看原料,要了解产品所用原料是否优质。目前有机肥厂家所用比较好的有机原料为豆粕、芝麻粕、糖渣、木薯渣、菌体蛋白、氨基酸、腐殖酸、烟沫等,有的还加入骨粉、贝壳粉等钙质原料,增加钙含量对果树苦痘病、水心病有明显改善作用。
其次,要看微生物菌种配比是否科学。以生物菌有机肥为主打的大型企业山东玉成生物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吕玉成认为,如果是含菌的有机肥,专菌专用效果最好。优良菌种的酶系全面,酶活性较高,其分泌的纤维素酶、木聚糖酶、聚半乳糖醛酸酶等的酶活性都可达到工业用菌株要求,耐受力强。“通过优良微生物菌剂的添加,可大大缩短腐熟周期,提高腐熟效果。”
另外,还看厂家生产线工艺是否严格。老牌知名有机肥企业山东圣地生物肥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世春介绍,有机肥生产流程包括配料腐熟造粒冷却分筛包装几大环节,其中腐熟度极为重要。好产品腐熟度高,肥效持久;腐熟度不够很容易造成作物烧苗。特别是以风化煤为腐殖酸来源的产品,若未经特殊工艺处理,风化煤中的有效成分不能被激活,肥效将大打折扣。在此,记者也提醒消费者,如有机会进厂参观,一定要注意厂家是否有发酵池、风化煤处理等基本设备。

我国畜牧业的产值已占农业总产值近1/3,巨大成就的背后是日益严重的畜禽粪污问题。关于畜禽粪污物的综合利用率却不到60%,如果将粪便变废为宝,将其处理成对农田有利的有机肥,会有很大的市场空间。
日前,农业部部长韩长赋主持召开部常务会议,研究畜禽养殖废弃物处理和资源化等工作,在会上审议并原则通过《开展水果蔬菜茶叶有机肥替代化肥行动方案》。这意味着,新的一年里,有机肥替代化肥实施方案将得到落实。专家认为,有机肥替代化肥是实现“一控两减三基本”农业面源污染治理目标的重要举措,具有可行性,但替代不可能一蹴而就,仍然面临许多问题和挑战。施肥量巨大造成运输成本高
随着农业现代化水平越来越高,有机食品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青睐,生态农业便成为农业领域最具活力的代表。而科学广泛地推广有机肥,可以帮助我国农业逐步向生态农业转变,使绿色生态食品走向大众餐桌。2017年,农业部将把畜禽养殖废弃物处理和资源化作为农业面源污染治理的重中之重,整合资源力量,坚持农业面源污染攻坚战,推进工作组各项机制,大力支持果菜茶有机肥替代化肥等重大行动。从中央到地方,都在鼓励提倡生产施用有机肥料。
但是根据目前的情况,用有机肥替代化肥仍然存在一些难点需要攻克。上海化工研究院副总工程师、国家化肥质量监督检验中心主任刘刚表示,有机肥发展存在一个典型瓶颈问题,就是与化肥相比,有机肥不但用量大,而且费工夫。比如一亩地用几十公斤化肥就可以,但是用有机肥则需要施上吨的量才能达到同样的增产效果。此外,成本问题也在很大程度上制约了有机肥的推广应用。由于腐熟时间较长,翻堆、干燥、粉碎、包装等操作过程人工投入量大,导致有机肥生产成本增加。并且,目前有机肥还不能享受化肥的有关运输优惠政策,加上有机肥的使用量巨大,其运输成本通常为化学肥料的2~3倍。
过渡阶段须有机无机相结合
一直以来,中国农民有使用有机肥的传统,有机肥有其自身的许多优点。有机肥可以改良土壤结构,施到土壤里后,是给土壤微生物吃的,土壤微生物对有机肥的分解转化能够激活土壤活性,土壤活性高了,土壤的肥力就高了,这样可以促进植物的根系生长,提高肥料利用效率。促使水果、蔬菜等的口感品质得到提升。目前,从国际总的趋势来看,还是以无机肥为主,有机肥为辅。
“有机肥大部分应用在高品质的经济作物上,比如果树、茶叶等,可以承受一定的成本,真正的高质量有机肥价格不便宜。”刘刚说,想要大面积推广有机肥,还需要进一步做很多工作。刘刚指出,针对我国目前的发展过渡阶段,最好的方式应该是把有机无机肥料相结合。作物生长需要氮磷钾等养分,有机肥在这方面的养分比较欠缺,而无机肥负责提供作物的矿质营养,可以弥补这些不足。只有两者有机结合、相辅相成、取长补短,方能更好地促进农业发展。约束性指标有待进一步完善
为积极探索产出高效、产品安全、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现代农业发展之路,日前,农业部制定了《到2020年化肥使用量零增长行动方案》。近几年,我国有机肥产业发展很迅速,但是标准化和规模化生产仍然是短板。标准化的生产需要约束性的指标。刘刚指出,我国在肥料标准上存在一个问题,即化学肥料标准太“死”,有机肥料标准太“粗”,众多肥料专家都认识到,如果要适应有机肥近年来快速发展的节奏,还应该对有机肥标准进行细化,比如,对于有机肥中的有机质指标没有一个很好的评价标准。
刘刚建议,将来我国在修订有机肥标准时也应该考虑钠含量的限制问题,另外,畜禽粪便里还会存在抗生素、重金属、有害病菌等问题。有些畜禽粪便处理不好,还会产生一些病菌,如果让这些病菌流入土壤,会对作物造成比较严重的危害。因此,有机肥标准的制定还应该充分考虑这些因素。“针对我国大部分土壤有机质严重下降的现状,及时补充有机质对保障农业增产和稳产非常重要,而有机肥的替代过程是需要逐步进行的,很多匹配的技术、加工工艺等都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未来任重道远。”刘刚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