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汰母猪屠宰量下降,数据显示生猪存栏环比下降0.2%

6月份能繁母猪存栏环比减少1.2%,截至6月淘汰母猪屠宰量为18.6487万头,能繁母猪存栏环比下降0.3%,数据显示生猪存栏环比下降0.2%,能繁母猪存栏数月同比变化率在-5%~5%属正常水平,同比减少在10%以内

图片 2

由于2014年的行业的巨亏导致猪市重新洗牌,大量中小散户被迫退出,但与之形成对比的是规模企业和大企业加快布局猪业,2017年规模化率已达到58%。其中大部分规模企业产能已于18年开始释放,这也是为什么自3月份以来猪价长期走低的原因。因此,只有到过剩产能彻底清除的时候,猪价才会真正上涨,行业进入景气周期。而目前2018已过去一大半的时间了,行业去产能进程发展到哪一步了?

10月15日,农业部发布最新数据,2017年10月份400个监测县生猪存栏信息,数据显示生猪存栏环比下降0.2%,同比下降6.6%;能繁母猪存栏环比下降0.3%,同比下降5.3%,已经下降到3487万头,再创有历史统计数据以来的最低点。

根据历史资料测算,能繁母猪存栏数月同比变化率在-5%~5%属正常水平,超出上述范围则表明生猪生产出现异常波动。

3-4月份淘汰母猪屠宰量呈现快速增长态势,由76262头提升至211053头,涨幅达176.7%。但是之后由于5下旬-6月猪价有回暖迹象,淘汰母猪屠宰量下降,截至6月淘汰母猪屠宰量为18.6487万头,但仍处于较高位置。

图片 1

能繁母猪数量一路跳水

目前这种母猪淘汰属于主动淘汰,主要是通过淘汰生产性能相对较差或者高胎龄的能繁母猪来提高生产效率降低成本。并且,淘汰的主体多数是中小散户,生猪产业集团和大型饲料集团更多的是在稳定生产,甚至依旧在逆势扩张。

自2017年6月起,样本方案略有调整,增加了规模养殖场样本数量,以进一步提高样本代表性。

据记者了解,自2009年以来,我国能繁母猪存栏数已减少到历史最低点。其中2009年~2012年出现小幅增加,2012年至今,一直处在下行通道。

能繁母猪存栏自17年5月开始呈现持续下降态势,同时农业部数据显示,6月份能繁母猪存栏环比减少1.2%,同比减少12.9%,据推算,6月能繁母猪存栏量为3226.16万头,环比减少42.49万头。能繁母猪持续减少代表着补栏积极性在降低,同时淘汰产能积极在增强。

1能繁母猪数量一路跳水

近三年来,据对农业部4000个监测村生猪存栏信息的统计显示:2015年全年12个月能繁母猪每月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区间为11.4%~15.5%,幅度较大,全年环比均显示减少;2015年以来,我国能繁母猪存栏数,除2016年3月、4月同比增加0.3%,2016年6月、2017年3月和4月同比止跌外,其余时间均为减少;其中,2016年前三个月,同比减少在10%以内,超出-5%~5%的正常水平。从2016年4月至今,同比减少比例回落至5%以内,其中2017年9月同比减少的比例最高,为5%。

二元母猪价格自16年9月份呈现下滑态势,这表明补栏积极性在逐渐下降,截止2018年6月27日,全国二元母猪价格为29.65元/公斤,较2014年和15年最低价格仍显高位。

据记者了解,自2009年以来,我国能繁母猪存栏数已减少到历史最低点。其中2009年-2012年出现小幅增加,2012年至今,一直处在下行通道。

自2017年1月起,农业部实行新的样本轮换方案,并结合规模场监测数据,对数据进行了相应调整,将4000个监测村调整为400个监测县。按照农业部公开的月度能繁母猪和生猪存栏增减比例推算,去除样本轮换方案的影响,以横断面截取的方式可以看到,近年来我国能繁母猪和生猪存栏情况。

同时我们根据二元母猪价格与生猪价格比走势图,可以发现,从15年8月开始呈现回升态势,意味着开始进入产能扩张阶段,而16年6月-17年5月扩张速度明显加快,二元母猪价格与生猪价格比上升幅度较大。今年的补栏高峰在1-3月,之后随着生猪价格的走低,二者比价开始快速回落,补栏大幅放缓,但仍高于行业历史平均水平。

近三年来,据对农业部4000个监测村生猪存栏信息的统计显示:2015年全年12个月能繁母猪每月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区间为11.4%~15.5%,幅度较大,全年环比均显示减少;2015年以来,我国能繁母猪存栏数,除2016年3月、4月同比增加0.3%,2016年6月、2017年3月和4月同比止跌外,其余时间均为减少;其中,2016年前三个月,同比减少在10%以内,超出-5%~5%的正常水平。从2016年4月至今,同比减少比例回落至5%以内,其中2017年9月同比减少的比例最高,为5%。

据记者粗略计算,9月份我国能繁母猪存栏已跌破3500万头。这与招商证券测算的结果类似。据他们测算,2017年9月我国能繁母猪存栏3497.346万头。

2018年上半年生猪行业去产能已迈出第一步,但是目前大多养殖户是主动淘汰能繁母猪,来达到种群结构的优化,而随着生产性能的提高或导致下半年淘汰规模进一步缩小。并且,当前后备母猪补栏进程仍在缓慢的进行中。

图片 2

“符合我们之前的预测,年内能繁母猪跌破3500万头。现在看来,这个情况在9月就能实现。”招商证券食品饮料首席分析师董广阳称。

自2017年1月起,农业部实行新的样本轮换方案,并结合规模场监测数据,对数据进行了相应调整,将4000个监测村调整为400个监测县。据记者粗略计算,9月份我国能繁母猪存栏已跌破3500万头。这与招商证券测算的结果类似。据他们测算,2017年9月我国能繁母猪存栏3497.346万头。

为何一降再降

“符合我们之前的预测,年内能繁母猪跌破3500万头。现在看来,这个情况在9月就能实现。”招商证券食品饮料首席分析师董广阳称。

董广阳认为,能繁母猪出现一降再降的原因,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一个基础,即胎龄结构偏老是加速淘汰的重要基础;两个驱动力,即猪价同比下跌和环保禁养力度持续加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