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鱼塘被污水污染,周学林带着商报记者来到他养鱼的万泉河南路

周学林发现靠近公路一侧的鱼塘水质开始变黑,周学林带着商报记者来到他养鱼的万泉河南路,鱼塘被污水管道漏出的污水污染,导致里面的鱼几乎死光了,朱老板的鱼塘也再没有鱼儿死去,就没有污水再流入鱼塘

记者 王春棠

核心提示:“鱼塘被污水管道漏出的污水污染,导致里面的鱼几乎死光了。我找了城管、水务、污水处理、建设、环保、信访及镇政府等有关部门,但这些部门互相推诿、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鱼塘遭污染8部门“踢皮球”
琼海嘉积镇一养殖户的鱼大量死亡,损失约10万元
希望有关部门协调处理并尽快采取措施堵住污染源

据海南特区报讯“鱼塘被污水管道漏出的污水污染,导致里面的鱼几乎死光了。我找了城管、水务、污水处理、建设、环保、信访及镇政府等有关部门,但这些部门互相推诿、推来推去,谁都说不归他们管。我辛辛苦苦了一年,损失惨重。”1月25日上午,琼海嘉积镇南中村委会第4村民小组村民周学林,站在一口已经发黑的鱼塘旁,发愁地对记者说。
1、鱼塘被污水污染,水质变黑发臭
周学林在10多年前承包了56亩鱼塘养鱼,2009年万泉河南路建设时征用了一块地,于是本来连片的鱼塘被一分为二,其中北侧为一口小鱼塘,面积大约有1亩;南侧有几口大鱼塘,其中挨着公路的一口大鱼塘面积有七八亩。这些鱼塘之间,由一条管道从公路底下通过进行输水。
当记者从路边走过时,一阵阵恶臭扑鼻而来。记者看到,小鱼塘里面的水已经变黑,水面上漂浮着一些白色泡沫和许多死鱼,在鱼塘旁边,一些捞上来但还来不及清理的死鱼已被晒干。
周学林告诉记者,发现鱼成片地死掉是1月19日的事。当天,他照例来到小鱼塘边查看,发现鱼塘中原来清澈的水质,竟然一夜之间变黑了,并且还伴有阵阵恶臭,大批死鱼漂浮在水面上。他意识到,鱼塘的水被污染了。
2、鱼大量死亡,养殖户损失约10万
“小鱼塘一般是用来育苗的,大鱼塘则用来养草鱼、罗非鱼等。为了能在春节前卖一批鱼,我上个月底将几百斤草鱼转移到小鱼塘中养殖,以方便捕捞。没想到现在这些大鱼和鱼苗已几乎死光了。”周学林说。这些转移过来的草鱼平均每条至少有七八斤重,这么大的鱼在市场上很受欢迎,价格每斤二三十元。鱼死了,所造成的损失有1万多元。
“周边没有其他排污口,但地底下有一条污水管道穿过,以前这条管道曾维修过,我怀疑是污水管道开裂渗漏至鱼塘的输水管中。”周学林说,看到小鱼塘的水被污染了,于是便将污水管道小鱼塘一头的出口堵住。但没想到的是,第二天这些污水又从污水管道另一头渐渐倒灌进大鱼塘里,堵也堵不住,以致大鱼塘的水也渐渐变浊变黑变臭了,而且鱼也陆续出现死亡。据介绍,附近村民的鱼塘均没有出现这种情况,而且周边没有地方明显排放污水,但倒灌进鱼塘中的发黑发臭的水,可以确定就是排污的。
“紧挨公路的这个大塘中的罗非鱼估计有2万斤,很多鱼死掉,即使没有死的也不能吃了,损失惨重啊。”据周学林估计,这两口鱼塘中的鱼已经养殖了一年左右,仅投入的成本就达六七万元,损失约10万元。
3、养殖户称遭多个部门“踢皮球”
眼看着鱼塘被污染,周学林感到非常心痛。周学林称,让他感到更心痛的是有关部门对待此事“踢皮球”的态度。
既然是污水管道渗漏污染了鱼塘,周学林想到了找有关部门处理,希望能采取一些措施,堵住污染源,减小他的损失。再者,如果污染源控制不了,周边将有越来越多的鱼塘和水田会受到污染。
村委会干部建议周学林先向琼海市城管部门反映情况。于是,他首先来到城管部门,2名工作人员来到现场查看了一下,但对方称这里还没有移交给城管部门,不属于他们管。2名工作人员建议周学林找水务局。
接着,周学林找到琼海市水务局,工作人员到现场看了看也表示,该局还没有接管污水管道,让他去找琼海市污水处理厂。
污水处理厂的工作人员先后来了2次,第二次带着管道设计图纸进行察看后分析,应该是该段污水管道损坏造成的。周学林本以为这回应该能解决了,不过工作人员告诉他,沿着万泉河路通往污水处理厂的污水管道鱼塘段,还有一条支管从污水管道中接出来,通向距离鱼塘几十米的污水处理厂一个泵站,只有那条支管才归他们管,并让他找交通部门试试。
随后,周学林又马不停蹄地找到琼海市交通局,但工作人员表示,交通部门只管路,地下管道不归交通部门管,以前是建设部门管的,建议去找城市建设部门。
周学林来到琼海市规划建设局时,该局的工作人员称,此事不归他们管,应该去找琼海城投公司或者城管部门。
4、拨环保投诉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周学林后来静下心想,这是污染问题,环保部门总应该有办法处理吧?于是,他用手机拨打了环保热线12369,结果无法打通。1月23日,他辗转通过朋友打听到琼海市国土环境资源局的环保投诉电话62811786,连续2天他多次拨打该号码,电话拨通了但却一直无人接听。
连跑了多个部门都没有得到一个明确答复,周学林无奈之下来到琼海市政府办公楼4楼,打听此事到底应该找哪个部门解决。一名工作人员告诉他,像这样的事,应该去找信访局。于是,周学林来到琼海市信访局,工作人员说,反映情况要写书面材料;另外,他的户籍在嘉积镇,所以上访要先找嘉积镇政府。无奈中,周学林只好返回。
“我找人帮忙写了一份材料,然后交给信访局,工作人员说要等几天才有答复。”周学林说,后来,他通过村委会书记找到了嘉积镇政府分管领导,1月24日,镇政府2名工作人员到现场查看过,称回去再向领导反映。
周学林发愁地说,“我先后一共找了8个部门,有的派人来看,有的只看材料,但均没有得到明确答复,希望有关部门出面处理并尽快采取措施堵住污染源。”
5、记者采访,多个部门仍“推来推去”
记者电话联系了琼海市水务局负责人。该局李局长说,市政污水管道有问题,可以找建设局或城管局;鱼塘养殖方面的问题,海洋与渔业部门也可以管,不是所有有关“水”的问题都归水务局管。当记者反馈说这些部门让找水务部门后,李局长表示,他也不太清楚这属不属于水务部门管,如果真是污水处理厂的问题,作为监管单位,该局可以派人调查并责令整改。不过,这是污染问题,建议村民应该先找环保部门,或找嘉积镇政府。
随后,记者联系了琼海市国土局环境监察大队卢队长。卢队长表示,电话打不通可能是该单位这两天正在搬家的缘故,现在接到投诉了,将尽快安排工作人员到现场调查污染一事。据了解,国土局环境监察大队3名工作人员在记者拨打电话的当天下午到现场查看,起初也无法确定鱼死亡是污水污染造成的,需要化验水质。后来查看周边并没有明显污染源,而且塘水发黑发臭,也认为是污水管道出了问题,工作人员表示回去后将向上级反映。
嘉积镇政府分管“三农”工作的负责人雷先生告诉记者,镇政府接到村民反映后,已经派人到现场勘查,该处地势比较低,应该是污水管道损坏了,但目前也不好采取临时措施处理。镇政府将把调查情况写成书面材料,连同现场照片一起,提供给水务和环保部门处理。
1月27日,琼海市城管局分管市政维修工作的张副局长介绍,该局也派人到现场查看了,可以确定的是,该路段市政设施还没有移交给城管局管理。还有,因为没有图纸,也不能确定该污水管道是污水处理厂的输送管道,还是沿线排污的市政管道。张副局长建议,村民可先找信访局,由信访局转给相关部门处理;如果再解决不了,就只能由市政府出面协调明确责任,“不然万一下次再出现类似问题怎么处理”。
既然基本上可确定鱼塘所受污染与地下污水管道有关,但这条污水管道到底该属于哪个部门管呢?谁应该为此负责?养殖户的损失又该怎么办呢?采访中,记者试图寻找上述问题的答案,但同样无果而返。
“这些部门是不是不作为?既然这些部门都推来推去,那我到底该找谁来处理这件事呢?”周学林重重地叹了口气。

核心提示:鱼塘4天死了上万斤鱼。昨日,鱼塘老板朱先生焦急的心终于放下了。深圳品佳品食品公司的污水管已于前晚连夜修复了,朱老板的鱼塘也再没有鱼儿死去。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
宝安区环境保护和水务局:此次污水外排虽属意外,但也属于企业

在琼海养鱼近20年的周学林最近很郁闷,因为鱼塘内的鱼突然全部死光,粗略估计损失了10多万元。由于鱼塘位于琼海市嘉积镇万泉河南路污水处理厂附近,周学林怀疑是刚修好的污水管道破裂,污水渗漏到鱼塘后严重污染水质导致。

管理上的失误,由于地处水源保护区,所以处罚力度较重

4月22日上午,周学林带着商报记者来到他养鱼的万泉河南路。“你看看这水,就知道有多严重了。”记者看到,紧挨着公路的鱼塘水变成墨黑色,并散发出阵阵恶臭。在公路的另一侧,有一口小鱼塘水质更差,颜色更深。周学林说,只要靠近公路的鱼塘都遭殃了。

鱼塘4天死了上万斤鱼。昨日,鱼塘老板朱先生焦急的心终于放下了。深圳品佳品食品公司的污水管已于前晚连夜修复了,朱老板的鱼塘也再没有鱼儿死去。